位置:首页 > 狗仔爆料 >

盘点2018中国电视剧 :六十载绚烂过后的平淡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30 03

  2018年是中国电视剧诞生六十周年,回顾当年那“一口菜饼子”,是一次紧密联结社会现实的文化传播记忆,而回顾2018电视荧屏,却难寻一部作品如《琅琊榜》(2015)、《欢乐颂》(2016)、《人民的名义》(2017)那样以社会影响力留名史册。现象级作品的缺席,让2018年的中国电视剧略显平淡,是艺术创作遇瓶颈还是在酝酿新一轮变革,值得推敲与反思。

  古装宫廷:新老套路高下立判

  尽管近年的古装宫廷剧备受诟病,甚至屡传“限古令”新闻,可古装剧依然红火。自2011年《甄?执?反丛炝斯抛肮?肪绲尼鄯骞?螅?罅考虻ゴ直┑母?缱髌吩蚣铀倭酸鄯骞?蟮南禄?魇啤U庑┳髌肪缜槿缍?罚?狈χ怯氯?薄⒚?艹逋缓投浴肮?贰闭庵治弈窝≡竦娜宋墓鼗常?踔亮?爸巧獭倍枷??拮?偶有《大唐荣耀》等剧颇受好评,也主要因为竞争佳作匮乏。2018年上半年,没有一部宫廷剧、古装剧进入收视前20,如果没有7月播出的《延禧攻略》,今年的古装宫廷剧只能用味同嚼蜡形容。

  作为“后甄?帧笔贝??⒕绲哪嫦??堆屿?ヂ浴肥蔷善孔靶戮频囊淮纬晒Τ⑹浴8镁缁?嬷矢泻裰兀??髟?担?帐踝芗嘤谡?缘溲哦俗?摹澳?嫉仙?怠备?禄淮?似渥源辞野云烈丫玫摹鞍⒈ι?薄E?鹘俏鸿?笠匀牍?凡榇蠼闼劳稣嫦辔??耍?黄埔恍那蟪璧墓?犯窬郑?⒁环瓷蛋滋鹦蜗螅?σ怀龀”阋匀巳舴肝椅冶夭蝗牡摹案咦颂?薄㈨?霰乇ǖ仄骄?集扳倒一个对手,开启爽虐模式。

  《延禧攻略》的反套路玩法虽不算特立独行,但细密的计谋及剧情铺展倒也挽回观众对宫廷剧的较多成见。随后播出的《如懿传》聚焦同一时期同一群历史人物,却仍未跳出“女主小分队”和“怼女主小分队”的非黑即白,角色塑造流于单一,周迅的影后级演技和女演员的艺术生命力论争引发了比作品本身更多的关注,令人意外之余有些遗憾。在这两部话题度颇高的古装剧之外,制作力度媲美电影的《天盛长歌》信息量多、叙述隐晦、情节缓慢,《独孤天下》支线内容严重喧宾夺主,《芸汐传》的剧情乏善可陈,《凤囚凰》的改编和表演更是贻笑大方,大部分同类题材深陷在玩旧玩烂的老梗中不可自拔,口碑与收视双双黯然,愈发体现出求新求变才是古装宫廷剧的求生正途。

  武侠玄幻:改编诚意至关重要

  2018年的武侠玄幻剧数量较往年有所减少,可惜规模收缩并未带来质量提升。在IP改编剧《斗破苍穹》《武动乾坤》《扶摇》等作品中,乱改剧情和演技欠佳的顽疾依旧,试图用明星和特效“砸”出作品的商业改编模式,终于在2018年使这类作品陷入颓势。

  作为横跨电视、游戏、漫画、小说四种媒介的大IP,《斗破苍穹》自项目启动便广受关注。然而第一集开播,敏锐的原著粉便嗅出不对:小说中仅一句带过的男主母亲无中生有一出“五大派逼死殷素素”的戏份,神功有成的父亲也莫名其妙自废武功。开篇从玄幻变武侠,后续情节路数更是越走越歪。划分森严的斗气等级崩塌了、地裂十丈的斗者对战消失了、能踏空而行的高手改成骑马了,原著中一步一台阶的辛苦升级和强大招数竞相成为花拳绣腿,广播体操似的慢动作令人不忍直视,最后只落得“逗破苍穹”的调侃。《武动乾坤》与《斗破苍穹》出自同一作者,冥冥中似乎注定要成为一对难兄难弟。异世界远古设定被唐宋元明清的戏服混搭乱配,剧情不仅惨遭大改,甚至连细枝末节都懒于还原,徒留剧名。相比难兄难弟,女性向玄幻剧《扶摇》虽不侧重打怪升级,也不纠结于武侠与玄幻之分,但改编尺度仍然失衡,玄幻成分薄如蝉翼,其太渊、天煞、璇玑的设定可有可无,开播前以“不搞玛丽苏”为宣传噱头,女主人公纵有挑战五洲的改命气魄,却依然被拗成没有男性不足以成事。

  曾吸引万千读者的热血励志变味了,演员演技又常年扶不上墙,在这种情势下,忠实原著、演技在线的《香蜜沉沉烬如霜》脱颖而出成为2018年玄幻剧黑马似乎也就合情合理。该剧讲述先花神之女锦觅与天帝之子旭凤守望千年之恋的故事,在同类作品中并非投资最多、特效最吸睛,也并无野心构建一个庞大格局和上天入地的复杂剧情,只专注讲好一个被观众戏称“农贸圈三角恋”的爱情故事。女主角杨紫的表演灵动活泼,邓伦、罗云熙两位男主角的表演也较为契合原著的角色设定,众多配角的演技同样集体在线,对原著大篇幅的保留重塑和有诚意的实景拍摄也为该剧赢得赞誉。尽管缺少主流价值、现实意义、热点话题等“爆款”标配,也不乏剧情注水等后期缺陷,但仅凭“合格肥皂剧”这一点,该剧就也实现了口碑与收视双赢。

  寒门子走上人生巅峰、丑小鸭终变天鹅……在大量同质化的武侠玄幻小说中,征服民心的热门IP必有其独到之处,但随着观众的成长与审美疲劳,去其精华取其糟粕的篡改、忽悠明星粉丝来掩盖劣质剧情会让大IP也“失灵”。《香蜜沉沉烬如霜》不失为一个参考范本,诚如王扶林导演在回忆87版《红楼梦》时所言——用电视把小说表现出来难度就很大了,我怎么敢再随意发挥?

  年代生活:观众分层引发震动

  适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今年一批年代生活剧聚焦这一时期,向新中国历史致敬献礼。《我们的四十年》以电视行业为切入点,描写了一代人自幼受电视影响从而一步步成长为中国电视人的故事。剧中通过电视这一文化载体折射社会变迁,从万人空巷围观黑白电视机到高清电视普及百姓人家,这正贯穿了改革开放前后中国人的生活记忆。《你迟到的许多年》以转业军人为主视角,讲述主人公沐建峰在改革开放浪潮下的商海沉浮、情场辗转。黄晓明首次挑战了接地气的铁道兵形象,演绎社会转型对原生家庭的冲击和重塑。《大浦东》《大江大河》《外滩钟声》等剧正在热播,它们或以改革前沿阵地上海为主场,描绘风云际会的浪潮,或是聚焦典型群体,用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农村改革者、个体户等等不同人生轨迹编织个人与时代的纷繁联结,这些特定年代背景的作品全方位展现了社会进程的不同维度。在古装玄幻言情等包围中,今年的年代情感剧努力维系自成一格的艺术特色,既有《半生缘》《巨匠》《大浦东》等海派戏,也有《宣武门》《正阳门下小女人》《芝麻胡同》等京派戏,甚至出现了两部情节相近、立意相反的话题之作——《娘道》《正阳门下小女人》。

  《娘道》先行开播,刻画了一位历经磨难的母亲形象,主人公瑛娘作为祭河神的贡品大难不死,因缘巧合嫁给孝兴大户隆家二少爷,又由于接连生下三个女儿,遭受婆婆嫌恶、家产争斗、丈夫早逝、母女离散等一系列打击,最终阖家团圆安度晚年。苦情剧在国产剧市场中历来受众和收视较为稳定。然而今年,该剧在收割年轻观众的同时却也令本该四平八稳的作品成为新老观众直接交锋的战场,体现出不同年龄观众之间的思想鸿沟。对中老年观众而言,财产纠纷、传宗接代是司空见惯的家庭问题,既不新鲜也不骇人,他们不在意女主背着一老一少徒手爬悬崖是否合理,也不介意小叔子、害夫仇人甚至土匪头子都对女主心存爱慕是否恶俗,闲适坐看鸡飞狗跳正是苦情剧观众的诉求。可是,死也要给丈夫生儿子、动辄下跪请罪、只靠逆来顺受感化敌人的故事与2018年早已格格不入,书写“女德”却毫无批判的叙事立场,更是让独立意识和辩证精神更强的年轻观众感到刺眼。这两波观众,一方掌握遥控器控制权,一方掌握网络话语权,戏剧性地将《娘道》的收视率与网评分推向南辕北辙的局面,使该剧以一骑绝尘的收视率与豆瓣2.5分差评的强烈反差,成为当季“神剧”。

  《正阳门下小女人》随后接档播出,在塑造女性形象上却技高一筹。蒋雯丽饰演的徐慧真在第一集就说出“咱离就离,离了谁咱不过啊”的台词,一位独立飒爽的新时代女性一扫苦情阴霾。虽然故事发生在新中国成立的背景下,慧真比瑛娘有天然优势,可她独自带着女儿操持小酒馆、在公私合营到改革开放的跨度中一步步建立家族企业的生涯,比《娘道》更具说服力地诠释了坚强。在变革中打拼、与各方社会力量过招的剧情不会让年长观众无聊,不求助任何男性、自尊自强的角色又不会令年轻观众反感,因此,该剧不仅比《娘道》更受认可,也超越了一众靠皇帝、王爷、贵人相助的所谓“大女主”,被评为真正的大女主戏。

  比起评判优劣,2018年的年代剧开始接受年轻观众审视这一现象或许更有意义。是仍面向传统受众、固步自封,还是开拓目标群体、引入时代意识,是今年的年代剧带给业界的新思考。

  刑侦悬疑:角色出彩胜于剧情

  自2004年《关于加强涉案剧审查和播出管理的通知》出台之后,刑侦类型剧就淡出荧屏、沉寂多年。随着网络平台和自制网剧的繁荣,刑侦悬疑片再度走进观众视野,《白夜追凶》《法医秦明》《无证之罪》等作品热播,也令人无法忽视此类作品的魅力。2018年除了网播平台上的“大黑马”《镇魂》之外,一部名为《橙红年代》的刑侦剧登陆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在徐徐推进中赢得口碑。男主人公刘子光离家出走偶遇好心大哥,被带出国打工双双落入毒品集团。大哥聂万峰为出人头地选择加入集团并一步步成为毒枭,刘子光则在逃出后被我国缉毒警察发展为线人卧底聂万峰身边。在一次毒品交易中,刘子光意外受伤失忆,回到阔别八年的故乡成为普通打工仔,却因见义勇为遭到女警胡蓉怀疑,更被伪装成企业家衣锦还乡的聂万峰注意。聂对刘从试探、紧逼到一决生死,而刘子光则在与胡蓉等公安干警的合作中最终歼灭贩毒集团,重拾记忆、收获爱情,剧情充实而紧凑。作为描写人民和警察齐心合力缉毒扫黑的作品,《橙红年代》无疑正剧气场十足,这份“正”中亦不乏生活气息,警匪题材“去神圣化”风格也让作品多了一份浪漫。

  《橙红年代》以其新鲜人设、合格表演、流畅情节和刑侦剧独有的社会正能量一路口碑攀升,但离完美仍有距离。除了部分桥段虚假、细节存在谬误、平民男主过于英勇而女警察又实力不济等方面,该剧最大问题还在于正邪之战不够精彩——刑侦剧紧张刺激的核心魅力没能充分爆发。由于政策规定不能过分渲染犯罪情节,所以刑侦剧的剧情强度难以跟上出彩角色,反派过弱、事件困难度和挑战性不高,致使最有看头的解密推理大打折扣。这是近年刑侦悬疑剧的通病,相比余罪、秦明、刘子光、赵云澜、沈巍等一众主角的发光发热,与之相配的案件剧情还需进一步布局谋划、精巧完善。

  都市情感:细节逻辑为爱让道

  在政策鼓励下数量攀升的现代都市剧,今年却表现欠佳,多类题材都仿佛被偶像剧附体,可偶像剧中的励志精神和浪漫主义色彩又遍寻不着,在偶像演员的人气背后,仍是轻视剧本、制作水准跟不上的弊病。

  开年爆款《谈判官》延续了热播剧《翻译官》的都市精英路线,仍由杨幂主演,但开场就并不太“精英”。商业谈判官的专业能力和话术技巧得不到充分展现,谈判计策低下,谈判对象亦缺乏从商智慧。片中公司、案件几乎照搬现实,“万科”改名“科万”、“快的”改名“快闪”的敷衍比比皆是,使本应展现都市脉动和现代生活的职业对决最后沦为了为爱铺路的边角料。另一小花唐嫣主演的《归去来》讲述主人公由校园菁英走向社会、完成蜕变的故事,同样不见菁英风采,细节雷区频繁出戏:学校公布成绩不分专业,只贴一张成绩单没有电脑查询;学校社团竟爬万丈冰山,出事故后也无任何追责;为制造偶遇,主人公在飞机上强忍腹痛不求助空乘反麻烦路人。该剧主打“在美留学生实现自我成长”,就读美国藤校的主角们却大肆挥霍青春,海边兜风、野餐约会、自驾旅行等花式美国游拼凑出留学生活图景,名校的学业压力不过只言片语,最能引发留学生群体共鸣的语言障碍、文化融合等问题也毫无涉及,赴美留学仿佛从北京到北戴河度假般轻松简单,这份浮夸风被观众批为“名校被黑得最惨的一次”。暑期档的《甜蜜暴击》戏内主打励志成长,戏外主打偶像情侣,关晓彤饰演高冷拳击女王、财团白富美,鹿晗饰演成绩优异的贫困学生。然而,紧张纷呈的拳击赛打完,女主毫无擦伤淤青、娇嫩如初,声称要靠自己追求青春与理想,转身就用家里大把钞票摆平各路纠纷。男主设定家庭平凡且独自抚养弟妹,却拥有独立房产、能租带院别墅,在大学解出小学方程式被全班同学及老师赞叹的“全剧经典片段”,更被观众群嘲为“智商暴击”。改编自同名小说的《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虽是2018年新作,却充斥着车祸失忆、摔倒流产、婚礼抢婚、为爱自杀、反派轮番插足、主角吃醋误会等二十年前的狗血标配,让观众仿佛经历时光穿梭。10月播出的《创业时代》貌似跳出恋爱格局直奔拼搏奋斗,实则仍是空洞言情,创业外壳之下满是分手、抓奸、离婚、撕逼等剧情,身为企业高管的女主粗心到将商业机密文件随手乱丢,努力创业的男主靠骗母亲假结婚得来启动资金。搞事业如过家家,三家争取投资的创业者都与女主发生感情纠葛,社会精英忙于琐碎闲事,唯独不工作。年末播出的《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号称都市商战剧,最“商业”的元素是,女主人公的哥哥、学长、男友皆为霸道总裁;最“商战”的内容是,特种兵退役的男主在家族企业中开展幼稚潜伏和侦破。一部走时尚路线的都市剧,满目皆是小商品市场的审美,特效制作的高档写字楼宛如售楼广告,偶像剧的剧情中扯出一面单薄的商业大旗。

  2018年的都市情感剧几乎为爱情抛弃一切细节和逻辑:学校无教学常识,运动无专业技能,职场、商界缺少基本规范。秉承现实主义传统、本该植根生活的现代都市剧却悬浮于世,剧中人物和他们的生存现状、生活理想、感情心境发生在另一个平行宇宙,只让人冷眼旁观。

  从数据、网评、观感等方面综合来看,2018年的中国电视剧品质虽未比往年明显下滑,但在经典佳作迭出的国产剧六十载绚烂过后,不上升就意味着退步。令人有所欣慰的是,和大量投机的创作者不同,中国电视剧的观众并不盲目,他们眼光犀利、品位不俗,并有甄别定义作品优劣的独立判断力,网络时代的观众早已不再是沉默的大多数,也不是隐藏的读者,他们越来越严苛,也越来越有力,将推动急功近利的电视剧大环境经历寒冬,迎来重新起步的机遇。李烁